言情小說1.jpg

▲我們家主任借我的三本言情小說~


很多人問我,當初為什麼念中文系

其實動機非常簡單,無關什麼文學生命藝術思想

其實我的目標只有一個:就是我想成為言情小說作家


大概因為我沒有一個很開心的童年,所以小小年紀

我就懂得逃進書本裡做夢

等到童話讀膩了,便開始將觸角伸到其他可以繼續讓我做夢的地方

而言情小說就是一個可以做夢的泡泡世界


我第一本言情小說,想當然爾就是瓊瑤

不過我對瓊瑤的愛大概只到國小六年級

後來很紅的《梅花三弄》在電視上播出時

我還嫌它太狗血咧~~

9624512620.jpg

▲瓊瑤中後期大概都以戲劇為主了,比起《梅花三弄》,我更喜歡這個描述叔嫂不倫戀的故事


上了國中後,開始我的「租書店」成長期

那時的租書店不像現在明亮乾淨,燈光總是有些昏黃

更沒有電腦系統,借還書都以簽名為主

可說是非常「復古」的年代

我看著一排排高過我身高的書架,那時的言情小說甚至沒有文案介紹

只能在現場翻一翻,然後決定要不要借

那陣子我看的書很雜,但大多就是這些「不入流」的閒書

到了國三,我看了席絹的《交錯時光的愛戀》

從此,言情小說就成了我生命中很重要的東西

161.jpg  

▲我國中時一直是席絹的小書迷,還寫過信給她,只是她近幾年的書我就比較沒那麼喜歡了


大抵說來,席絹之前的小說,無論瓊瑤或葉小嵐,情節總是比較沉重些

而席絹的作品,情節有趣、對話活潑,著重在愛情幸福感的營造

這無疑為我這種平凡無趣又愛做夢的人打造了個幻境

因此,我的中學時期,每週都會進租書店報到

每個星期看二~三本言情小說就成了我的習慣

甚至面臨考高中的衝刺階段,本人還是「風雨無阻」

升上高中,狀況當然也沒有好多少

那個年代大概是我最迷言情小說的全盛時期


若問我最喜愛的言情小說家是哪一位,其實並非成名最早的席絹

而是我高中才接觸的凌淑芬

一開始會喜歡她的作品,是因為有趣

但若想吸引讀者繼續看下去,作品裡就得有些「什麼」

那股「什麼」很難一概而論,像席絹的作品常會闡述(甚至反轉)某些道理

喜歡的人覺得很另類,不愛的人就覺得反骨叛逆

而我喜歡凌大,可能因為她的作品中總有一股溫馨與溫暖

適合讓我做夢吧~~

1120182087.jpg

▲我看到封面笑了很久,因為花襯杉男主角實在有夠台,跟向來柔美的封面「差很大」

   當然,這是因為書裡有個台到爆的男主角,連繪者都說這輩子沒畫過這麼台的人物


我一直記得我高一的志願是傳播

但從高一開始(有些短篇、殘篇可能更早)我就試著寫小說了

那時的題材大抵是些同人文、翻案文

例如某部連續劇的劇情實在太令人生氣

我只好躲在我房裡,假裝自己是編劇

重新安排他們的故事

只不過,寫作的時候,一直覺得詞彙不足、想像力不夠

寫來寫去總是無法滿意

我便想,如果念了中文,是不是會讓我在創作上有些進步?

這就是我後來會想念中文的最大原因

(只不過,念了中文有比較會寫東西嗎?這真是個難以回答的問題……)


當然,進了中文系,才發現中文系並不是「言情作者養成班」

(甚至對言情小說還存有不少偏見)

我也常覺得自己在中文系裡有點不倫不類

我欣賞李商隱、曹雪芹、張愛玲、朱天文

卻也喜歡凌淑芬、席絹、單飛雪、于晴

我常常想說故事,但我說不出「很文學」的故事

唯有在織就平凡的愛情故事中,得到小小的滿足

而從研一到研二,我寫過四個完整的故事

(所以我研究所根本都在寫稿,怪不得後來那麼難畢業,唉~)

後面二部幸運地過了稿,也順利出了書

但是,研三之後,修學程、寫論文、找工作

外務的繁忙讓原本就被動的我創作時間大減

第三本作品就這麼一直沒下文

而這四年中,我也幾乎不曾再翻起言情小說了

雖然電腦裡仍一直有新的故事開頭和大綱,卻怎麼也沒辦法寫到最後

其間也曾心血來潮借了小說回來看,卻還是原封不動地還回去

或許因為寫小說的夢太遠,又或許是日漸「蒼老」的心境

讓我「懶得做夢」,而對它的愛大減了吧~


近來,一直有兼差的打算

只不過我也想不出自己還可以做些什麼,

因而萌起兼差寫言情小說的念頭

既然想寫,就得先彌補一下這四年的斷層

於是我踏進了租書店,準備看看現在的作品大概是什麼樣子

而這竟是我這一年以來第一次進租書店

隨意挑了二本書,再挑一本凌大的書

隨意挑的二本,感覺普普,還得耐著性子才讀得完

劇情平淡無奇,只不過如果惡搞一點來想像倒也有趣

例如有一本書男主角是因為開車撞到女主角,因而萌生愛意,進而娶了女主角

我心想,哇塞,那天要是沒錢,乾脆去街上找個有錢人被撞一下好了~~

而看了凌淑芬的《大王不敵太后》,隨著劇情又笑又感動又溫暖

完全融入情節裡而忘了時間

看完後,我心裡忍不住大呼:對對對,就是這種感動!

我覺得自己彷彿又回到很單純的學生時代

不用再去在意它到底是不是文學

不用再去批判它是否有矮化女性的嫌疑

就是,很單純的,做一個開心動人的美夢


因此,從上個星期開始,我體內的言情小說因子好像又活了過來

雖然不保證繼續創作,雖然現在閱讀時

已經不是一個單純的讀者

但當看到一個動人的好故事

彷彿感覺到,一切都值得了~~


因此,親愛的言情小說,我又回來了!

希望這不是短暫的邂逅,而是再一次的重聚與相逢

千日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